弹吉他的人们呀(1)- freight train 和 Elizabeth Cotton

晚年的Elizabeth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对着采访的记者唱起了这首她写于11岁时的歌
欢迎你一边听歌一边阅读这个文章

Freight train, freight train, run so fast
Freight train, freight train, run so fast
Please don’t tell what train I’m on
They won’t know what route I’m going

When I’m dead and in my grave
No more good times here I crave
Place the stones at my head and feet
And tell them all I’ve gone to sleep

When I die, oh bury me deep
Down at the end of old Chestnut Street
So I can hear old Number Nine
As she comes rolling by

When I die, oh bury me deep
Down at the end of old Chestnut Street
Place the stones at my head and feet
And tell them all I’ve gone to sleep

Freight train, freight train, run so fast
Freight train, freight train, run so fast
Please don’t tell what train I’m on
They won’t know what route I’m going

第一次我听到这首歌,是和朋友驱车从休斯顿回奥斯汀的路上。我们中途在一个小镇休息,在一家小酒馆里,一个年长的老妇人在看她的朋友们打扑克。休息的时候,她拿起了小酒馆的木吉他,弹了这段Freight train。

德州夏天的午后实在是燥热,半扎啤酒下去人也变的烦躁了起来。听到这个旋律飘来,我竟然安静了下来。虽然没有机会问那个夫人这是什么曲子,但是我在夏天发呆时,经常哼唱起来这个旋律。

受到了在美国的音乐文化影响,我回到悉尼后,就开始学习乡村音乐和蓝草音乐了。在一个夏天的夜里,我还在思考弹拨的低音行走的问题时,不经意在电脑上查到了“Cotten picking”。

Elizabeth Cotten出身于一个音乐家庭,但是她小时候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吉他。而且她也支付不起一把不错的左手吉他,所以从来(包括晚年的演出)都是用一把右手吉他。所以她从来都是反着拿吉他。

弹过吉他的朋友都知道,一般来说我们的三个低音弦是大拇指负责的,三根高音弦是食指中指无名指负责的。这样我们就能通过配合高音区和低音区的音符来丰富我们的乐曲律动和节奏。 但Cotten这种反拿的吉他,就要求他使用拇指在三个高音弦上演奏,而其他的手指负责低音区的贝斯旋律。

在那个年代的作品里,低音区的贝斯旋律并不是受人关注的。但Elizabeth Cotten这种演奏方法,为低音区的贝斯旋律线增添了无数的色彩,深刻的影响到了后来的指弹大师们,比如Chet Atkins, Doc Watson, Leo Kottke。

我当时就被这种弹奏技法所吸引了,于是我就开始仔细搜索Elizabeth Cotten的作品。当我查到这个曲子的时候,我惊喜而意外的发现。这恰好就是在一个燥热的下午给我带来平静的那首小曲。

Freight train, freight train, run so fast
Freight train, freight train, run so fast
Please don’t tell what train I’m on
They won’t know what route I’m going

少年Elizabeth Cotten的生活并不是充满了书本和校园生活的, 她11岁开始做佣人。一位好心的太太收留了这个小女孩,答应给她一笔不错的报酬。而当时Cotten并不知道她的薪资是一笔巨款。

她用这笔巨款买了第一把属于自己的吉他。这是一把叫做“Sears and Roebuck ”牌的吉他。她虽然是自学成才,但是演奏得十分专业。 渐渐的她开始用吉他表达自己脑海里所思考的,想表达的。为了纪念她在童年时的家附近经常听到的火车声,她写下了这首“Freight Train”。

Cotten成年后,为了生活和自己的女儿,不得不放弃了吉他演奏一段时间。多年后,Cotten 在一个百货公司工作时,帮助了一位作曲家Ruth Crawford Seeger找到了走失的女儿。Ruth Crawford Seeger便邀请Cotten在他们家里帮忙,照顾他们的孩子们。在Seeger家工作时,Cotten回忆起她40年前的吉他演奏,于是她重新拿起了这个乐器,在人生的第60个夏天,开始了自己的吉他传奇。

她在八十多岁时,仍然可以状态饱满的举办高质量音乐会。在1984年,她凭借由“Arhoolie Records”唱片公司发布的专辑“Elizabeth Cotten Live”赢得了葛莱美奖。

她在洛杉矶领奖时说:

“谢谢你们。我真希望我带了我的吉他,这样我就能为你们所有人演奏了。”

我曾不止一次思考过自己应该从吉他里,生活里获得什么,这仿佛给我提供了一些答案。

When I’m dead and in my grave
No more good times here I crave
Place the stones at my head and feet
And tell them all I’ve gone to sleep

When I die, oh bury me deep
Down at the end of old Chestnut Street
Place the stones at my head and feet
And tell them all I’ve gone to sleep

发布者:oldwangguitar

大家好呀!买一个小吉他弹弹8!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